吴应.

这儿丢一些随笔。正文在川儿那边。

感谢勃拉姆斯让这两个疯子相遇啊。当然就算没有那支曲子,他俩还是会以不知道什么方式撞在一起,然后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这篇文被我折腾来折腾去的。最后还好,也是基本满意了。

(快开学了,我的那些文评影评生贺还有文稿不知道能写出多少…。我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路皆川.:

献给我蕉。

于2017年7月.

我不知道如何形容卢西安。
或者说,我认为所有的形容词都不足以描述他。
他反对所有想把他及他的事迹写入书中的人,连扉页上的“献给卢西安”也不行。这样一来我实在没能找到太多关于他的资料。(尽管他当时这样反对,现在依然被拿出来拍成电影。到头来提到卢西安这个名字时,人们的第一反应还是那个对“垮掉的一代”起了不可或缺的推动作用,在一九四四年杀死戴夫的卢西安,而不是日后去了国际合众社,从送稿员到后来的新闻组组长的卢西安。)
(我是第一次写一篇文查找如此多的资料,我甚至不知道我写的到底是什么,非虚构性小说?又不像。但管他那么多。)
艾伦的形象倒是更加饱满生动起来,从蛋妞演的那个好像始终带着一丝直男气息的艾伦,变成了...

#寄友人吴应·初

好吧,我得承认自己略微被感动了一丁点。

刚认识你是五月六日。(显而易见,我翻了翻聊天记录得下的结论。)这么说来好像也没太久,两个月,总觉得像过了挺久似的。
老周或许是不愿怎么探讨情感问题,我也是能理解的。至于分手的理由,可能确实狗血吧。我母亲曾经看《非诚勿扰》时总是爱对我说,她不喜欢那些说前任怎么怎么样的人,分手的理由“不合适”就足以概括了,没必要大张旗鼓地谈论。但我当时不知道咋回事,还是描述了一番。/哭笑不得。如果能让你明白什么道理,就算作为反面教材,也是挺好的。
那句话出自一首歌,《关于郑州的记忆》。提到郑州,那句歌词就脱口而出了。
给你的信前些天就写好了,一直没找着时间去寄,准备等星期四放假的时...

于2016年8月.

Persistence.

献给我亲爱的蕉。

01.白绿.

她今天比我早一点到达十字路口,就是那条老街的十字路口,我们通常都约定在那儿见面,然后一起去学校。有时是她等我,比如说今天,有时也会反过来。不过今天离约定的时间还差三分二十五秒。于是我仔细地咀嚼着最后一小块吐司,又灌下一大口牛奶——噗,咳咳——抱歉,呛着了。

听见牛奶盒被扔进垃圾桶的干脆利落的声音,她便回过头来朝我招手。我小跑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即一起并肩往前走去。

虽然已经过了最寒冷的时候,但是就凭温度也不能用“暖春”形容。现在大概是初春吧?我一向弄不懂这个。我只知道有点冷,是了,有点冷。她穿上了经典的蓝白格子长裙,配了一条...

于2017年1月.

这个城市就像一只我等待太久的鸟儿,我时常听人们谈起它尖尖的小嘴或是色彩绚丽的羽毛,但是只有今天,我亲眼看见它从海的那边朝我飞来——或许说是我翻山越岭,到达了它所在的这座岛屿更为恰当吧。

于2016年7月.

我看见鱼从旁边飞过,我能听见鱼鳞滑过车子玻璃窗的流动声。
我看见白衣少年骑着单车哼着歌过去了。我向后望去,只能看见一个干净的背影。
我看见远方的野马在草原上拉出长长的影子,深棕色的毛在正午的阳光下点缀上了金。光与影在空中交织,带着栀子花的清香。

我走过了春夏秋冬,然后我遇见了你。

你站在公路旁边,穿着一件蓝白条纹的短袖体恤,长长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你将手机锁屏后揣进裤子兜里,抬头就冲我笑。
那时窗边没有飞过游鱼,远方也没有奔驰而过的野马,除了你之外的一切都化为了空白。我们像是在一片雾中,但你与我之间又毫无隔阂,就连栀子花的香气也飘远了。

你向我走来,车子也就那样停住了。那时车里正播放着一支不知...

于2016年11月.

一切源于一句话。

这是十一月。立冬。

顺着巷子口往下走,风直直地刺入我的身子里,像枝干一样在血液里延伸,把仅有的一丁点儿温暖也扎出几个大洞,再用寒冷将其填满。

这是十一月。南方。

我把大衣再裹紧了一点,脚趾头在皮鞋里蜷成一团——我觉得此时我走路的样子着实有些许滑稽,不可否认。但是我顾不着了。我开始认真地思考今年自己能否顺利度过严冬。

这是十一月。离那个约定已经一年了吧。

具体是哪一天许下这个承诺的,我不记得了,但是我一直把它放在心中,闲暇之时就想一想。
看雪的最佳之地应该是哈尔滨。当时我好像就是这样对她说的。哈尔滨的冬天,漫天大雪。那些在我们这个地方似有似无的薄薄的一片,在哈尔滨却总...

他灰绿色的眼睛
他凌乱的短发
他永远伸不直的右手小指
他指尖夹着的烟卷
他叼着的牙签
他额头上清晰的褶子 下巴上的胡须

他厚厚的嘴唇
他那颗略微向外凸的牙齿
他低哑的嗓音
他糟糕的穿衣品味
他毫无章法可言的说唱
他身上有毒蛇一般缠满的纹身
手臂上纹的圣母 脸颊胖了又瘦

他古怪的口音
他结实的斜方肌
他吻过的女人
他养过的流浪狗
他充满着酒精与叛逆的年少
醒来后黑洞洞的枪口 身旁脏兮兮的野猫

他有时突然的孩子气
他的底线与原则
他的调笑与花衬衫
他的拳套与断掉的肋骨
他的暴躁与监狱里的条条框框
他曾经的无法无天 他谱写的传奇

他还说

等会儿再哭吧
现在先笑

印象绘(P2)当作新年礼物吧。上高中之后忙着搞学习,很久没有画过画儿了,拿起笔也是觉着生疏得很。希望你喜欢。
我觉得一年能和你聊上一次也不算久。说是像隔了几个世纪,其实更像是就在昨天。

新年快乐。

(另:零点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儿,有没有网,所以先发上来啦。比心。)

To.内河.

12

© 吴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