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应.

这儿丢一些随笔。正文在川儿那边。

于2016年11月.

一切源于一句话。

这是十一月。立冬。

顺着巷子口往下走,风直直地刺入我的身子里,像枝干一样在血液里延伸,把仅有的一丁点儿温暖也扎出几个大洞,再用寒冷将其填满。

这是十一月。南方。

我把大衣再裹紧了一点,脚趾头在皮鞋里蜷成一团——我觉得此时我走路的样子着实有些许滑稽,不可否认。但是我顾不着了。我开始认真地思考今年自己能否顺利度过严冬。

这是十一月。离那个约定已经一年了吧。

具体是哪一天许下这个承诺的,我不记得了,但是我一直把它放在心中,闲暇之时就想一想。
看雪的最佳之地应该是哈尔滨。当时我好像就是这样对她说的。哈尔滨的冬天,漫天大雪。那些在我们这个地方似有似无的薄薄的一片,在哈尔滨却总能堆积起厚厚的一层。
那时的哈尔滨一定保持着它惯有的零下气温,白茫茫的一片,神圣得像是清晨教堂里响起的祷告声,宁静得又好似午后森林中漫步的麋鹿。那单调的白沉淀着她多年以来的梦。或许我们会尝试着摊开手去接住它们,让一切归于掌心中,连同上帝对我们的赠予。
其实也大可能没有我想象得这么美好,恐怕厚厚的羽绒服也抵挡不住北风的侵袭,再加上我俩也习惯了南方的温暖——其实南方也是冷得厉害,重庆的冬季总是很难熬——真不知道我们是像勇敢的战士一般踏出旅馆的大门,还是才在门口就被寒冷堵了回去,反反复复,然后在有着暖气的房间里度过我们的整整一个旅行。

但不管怎样,只要是我们携手走过的路途,都将充满愉悦。
这是属于两个南方姑娘的故事。一个在重庆,一个在深圳,有一天,她们会去北方看雪。

愿一切安好。

评论(3)
热度(2)

© 吴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