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应.

这儿丢一些随笔。正文在川儿那边。

于2016年7月.

我看见鱼从旁边飞过,我能听见鱼鳞滑过车子玻璃窗的流动声。
我看见白衣少年骑着单车哼着歌过去了。我向后望去,只能看见一个干净的背影。
我看见远方的野马在草原上拉出长长的影子,深棕色的毛在正午的阳光下点缀上了金。光与影在空中交织,带着栀子花的清香。

我走过了春夏秋冬,然后我遇见了你。

你站在公路旁边,穿着一件蓝白条纹的短袖体恤,长长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你将手机锁屏后揣进裤子兜里,抬头就冲我笑。
那时窗边没有飞过游鱼,远方也没有奔驰而过的野马,除了你之外的一切都化为了空白。我们像是在一片雾中,但你与我之间又毫无隔阂,就连栀子花的香气也飘远了。

你向我走来,车子也就那样停住了。那时车里正播放着一支不知名的钢琴曲子,清亮的响声像是灰姑娘的水晶鞋踩下的梦。
我没有问,你也没有答,你只是笑,而所有美好都恰巧凝聚于此。

我可能会为很多人心动,但是我只会为你停留。



致我亲爱的。

评论
热度(5)

© 吴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