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应.

这儿丢一些随笔。正文在川儿那边。

于2017年1月.

这个城市就像一只我等待太久的鸟儿,我时常听人们谈起它尖尖的小嘴或是色彩绚丽的羽毛,但是只有今天,我亲眼看见它从海的那边朝我飞来——或许说是我翻山越岭,到达了它所在的这座岛屿更为恰当吧。

评论
热度(1)

© 吴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