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应.

这儿丢一些随笔。正文在川儿那边。

于2016年8月.

Persistence.

献给我亲爱的蕉。

01.白绿.

她今天比我早一点到达十字路口,就是那条老街的十字路口,我们通常都约定在那儿见面,然后一起去学校。有时是她等我,比如说今天,有时也会反过来。不过今天离约定的时间还差三分二十五秒。于是我仔细地咀嚼着最后一小块吐司,又灌下一大口牛奶——噗,咳咳——抱歉,呛着了。

听见牛奶盒被扔进垃圾桶的干脆利落的声音,她便回过头来朝我招手。我小跑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即一起并肩往前走去。

虽然已经过了最寒冷的时候,但是就凭温度也不能用“暖春”形容。现在大概是初春吧?我一向弄不懂这个。我只知道有点冷,是了,有点冷。她穿上了经典的蓝白格子长裙,配了一条肉色的腿袜,腿部好看的曲线展现了出来。好看是好看,但是看起来就让人冷得直哆嗦。我将厚厚的外套再裹紧了一点,双手揣进裤子兜里,问她觉不觉着冷。

“还好啊。”她笑着回答道,“已经开始暖和了呢。”

我不得不承认我确实太怕冷了。听见她说“暖和”这个词,我不禁抽了抽嘴角。这个鬼天气,哪能配上这个词。
当然,我没有把我内心的那些话说出来,谁想大清早听满肚子的抱怨呢?于是我很生硬地换了个话题:“你们今年是初三下册吧,快中考了?”我不懂自己对这么清楚明白的问题,上扬的尾音却代表着这是一个问句——唉,希望她不要介意我的明知故问才是。

“是啊。”她也没有纠结在天气的问题上,只是叹了一口气,显出一副很困恼的样子,“昨天晚上我还做了个梦,梦见我在中考。好像是外语来着。我一个题也不会做,然后老师就喊交卷了。这简直是个彻头彻尾的噩梦!”她稍稍皱了皱眉头,向我表示那真的糟糕极了。

“确实。是不是你的学习压力太大了?其实放轻松就好。”我想起自己以前也做过不少类似的梦,答不上最严厉的老师的问题,来到学校发现昨天的作业没有做,考试时脑子一片空白等等。

“或许是吧。可是说实话,我的外语真的不是很好。”她无奈地耸了耸肩。我们是逆风行走,一大早的风刮过,她的马尾在身后扬起,像是风筝的线,牵着清晨的浅光。她忽然又道:“柴子的外语好像不错吧。”

“嗯…在我的几个科目中是比较好的了。”我思索了一下,觉得用“比较好”是没错的,“要不我帮你补补外语?趁周末等空闲时间。”

“好主意。”她勾起了嘴角。我也开始思考关于如何帮她补习外语这个问题,毕竟我在这个方面经验为零。然后她拉起我的手朝一家早点铺子走去。我跟在她后面。

“都怪你啦,现在周围都洋溢着一股吐司和牛奶的味道。我不饿才怪呢,原本早餐就没吃多少,急匆匆的。”她回过头来朝我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她放下我的手,在书包里翻找着钱包,买了一小袋的豆沙馒头。

“…饿了就直说好了。快点,再不走要迟到了。”我下意识地嗅了嗅,冷空气便钻进鼻腔。我的天,对于有鼻炎的人来说,这可真不好受的,“不过我们班今天没有老师来守早自习,只是怕你被罚站。”

“啊——我们今天是外语早自习!快点走吧!”她猛然想了起来,把馒头塞进书包的隔层里,开始小跑前进。

我也加快了步伐——说不定这也会让我感觉到暖和些。好吧我承认,我就不该把头发披在后面,虽然没有多长,也符合校规,但是贴着脖子实在是有点热。
不过我现在也没心思想其它的事儿了,小跑的时候不适合想东想西的。



02.草绿.

啊,抱歉。上次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柴子,火柴的柴,箱子的子。爱好广泛,却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现读高一。典型摩羯座,你如果想了解我,可以直接去翻星座书,那儿有详细记载——嘿,伙计,别真去翻啊,我开玩笑的。

她是香蕉。嗯,你说什么?噢不,不能吃。她快要中考了,在我眼中是一个很棒的挚友。至于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反正我在这儿也不是为了讲这个,就无需多言了。

“好啊,那就现在?”我顺手拿起柜子上放着的那顶枣红色的鸭舌帽戴上,对着电话道,“嗯。我过来吧,我马上出门。”

呼——就是这样,我们的外语补习课开堂了。虽然我并没有想好该怎么做。

我和她家离得不是很远,都在老街上,我只要经过两个路口,再拐一个弯,就能到她家楼下。然后我只需要爬上三层楼,按响左边的门的右上方的门铃——门铃的声音有点小,她有时会没听见,这个时候我就只得打电话——瞧,她来开门了。

“打扰了。”我弯下腰,换上她帮我拿出来的拖鞋。


tbc.

*02就没有写完了。很大可能不会再写这个,因为以前我英语总能上140,现在在120左右徘徊…。等我哪天把英语再次整上去了有可能来搞搞。顺便感叹一句高中英语就是不一样,爽。

评论(2)
热度(1)

© 吴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