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应.

这儿丢一些随笔。正文在川儿那边。

【路乔】相互作用

*慎戳。

*路明非和乔一帆在成长路上的故事,应该算不上啥cp向。
*短小顺便ooc
*一直觉得这俩孩子有一点点的相同点,好吧其实那一点点也是乱扯上的。但愿他们都能在这一路上披荆斩棘。故事大概发生在龙族路明非冲出去的下雨天,因为后来是以楚子航的视角完成的,这里想用路明非的视角来讲述一个扯蛋【划掉】励志【啥】的故事。

*再次强调,慎戳。
*歌词选自if i die young

0.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如果我年轻时死了,把我埋在缎中】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让我躺在满是玫瑰的床上】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own.
【让我黎明时沉在河水中】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让情歌的词句将我带走】

1.

大雨撕破了整片天空。

路明非察觉到头顶上那湿透了的书包已无济于事了,于是干脆一手拎着书包颓丧地小跑在街头。
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就算是没伞的人这时也该回家了。只有那一辆又一辆的汽车从马路上驶过,扬起一片水花。
大概是大人去接自家小孩儿的吧。
真好。

雨水顺着他柔软的发丝滑过,他无可救药地把小脑袋往后扭去,头发上的水珠在空中甩出了一条长长的弧线。他不知道他在望什么,或者说他想看见什么。
雨这么大,可路明非觉得安静极了,像是这个世界都只剩下了他一个人,每一滴雨落下,都在某一瞬间放大了他的身影。
有点孤独啊,他想。

2.

“啪嚓”!

……

“卧槽我好不容易伤感伤感你都不让啊!”待反应过来时,他已趴在了地上,他只得翻了个白眼,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扑了扑裤子上的泥印子,无视了膝盖的微微疼痛,将那惨不忍睹的书包从泥水中拖起来,这才看见面前正站着一位少年,那表情简直是一脸懵逼,精彩极了。

噗。

“对不起啊。”他挠了挠后脑勺,赶紧傻呵呵地笑道。要真说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又没有把人家撞着。他心里想着:“今天黄历是不是不宜出门啊,我他妈的真是霉运当头了。”

乔一帆低落的心情在那一瞬间被惊走了个透彻,再怎么说,一个大活人在你面前忽然摔下还是有些吓人吧?他不知所措地看着这位满身是泥的…额…学生?僵硬地指了指手中的雨伞:“我…我有伞,我送你回去吧?”说完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咬了咬下嘴唇却又硬是没有憋出下一句话来。

大雨“哗哗”地洗刷着他的耳膜。

路明非低头看了看自己那一身的泥,默默地吐槽道现在这样要伞有屁用啊。


他抬头望向乔一帆,他眼中比他略小的少年向他走过来,将那把伞撑在了他俩的头上。

3.

雨默默的。

屋檐下的黑猫隐隐约约听到路过的两个少年的交谈。

他们走远了,脸上带着掩不住的笑意。


4.

和路明非道别后,乔一帆也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之前的颓丧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充满胸腔的温暖。他想,既然他选择了这条路,就一定得走下去。
他再次想起了路明非的眼睛,他看见路明非从地上狼狈不堪地爬起来时,那眼睛里确确实实装着一阵倾盆大雨,那雨一样的悲伤慢慢侵蚀着他,仿佛要将他卷入深海,但是后来又有什么像一把利剑割破了黑暗。

光明一定就在前方吧。他坚信着,握紧了拳头。


此时的两个少年都没有预计到,那所谓的光明其实就在那时将他们交叉,雨伞指向了荣耀,而利剑,指向了必将不再平凡的路。

5.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well.
【锋利的刀的短暂的生命】

I've had just enough time.
【我有足够的时间】



end

*希望这个故事没有糟糕到让你觉得惨不忍睹。【挠头】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愿你也能走向你的光明。
*愿你的下雨天也有一个撑伞的人,失落时也有一个人傻呵呵地让你开心起来。












评论(2)
热度(11)
  1. 宋越Anicca吴应. 转载了此文字

© 吴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