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应.

这儿丢一些随笔。正文在川儿那边。

these days

愿每一个世界的每一个我们。
都能相遇。

                                   ——某柴。

人物:吴桐与薛逸。
阅读须知:友谊向。双性转。
某柴是个文笔渣写的故事也不太能让人看懂的蠢,慎戳。

送给自己和香蕉。


阅读须知:大概是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属于两个学生的故事。

00
【晚安】

熄灯的铃子响了起来,宿舍里的微弱的灯光陆陆续续地熄灭了。
学校里显得更寂静了,松软的泥土散发出淡淡的香味,不知名的野花和茂密的树叶投下的阴影轻轻摇曳着。
夜空中的云悄无声息地移动着。

“我先睡了啊,困死了,啊——”

“我也睡咯。”

… …

“薛逸,早点睡觉啊,小心楼下的大妈上来查房。”吴桐侧了侧身子,对着上铺的人轻声道。
“嗯,知道了,你先睡吧。”薛逸打着手电筒,将头埋在被窝里,枕头上放着的是一本小说,挺厚的那种,纸张摸起来很粗糙,字体看起来也十分扎眼。但是谁关心这个呢,有书看就已经很不错了。

他听见寝室其他人均匀的呼吸声,叹了口气,关掉了手电筒,把书页右下角小心翼翼地折成一个小小的三角形,将书压在枕头底下,那疲惫感便像汹涌的海水一样席卷而来。
他缓缓地合上了双眼。

“晚安。”

01
【水果糖】

“三颗…水果糖。”吴桐凑近了点,指了指盒子里面装着的花花绿绿的糖果,右手从裤子兜里摸出一张有些皱巴巴的面额为三分钱的饭票,递给了小摊子的老板。

他将那三颗糖捧在手心里,摊开摆在薛逸的面前:“挑一颗。”

于是他俩走在回学校的路上,拧开那塑料糖纸,糖纸便发出“滋滋”的响声,很好听。至少在吴桐听来。

他把糖包在嘴中,就慢慢地含着等待它化开——他才舍不得一口嚼碎,太浪费了。

“夏天要到了,可以去河里游泳了。”吴桐把糖卷到舌头底下,忽然开口说道。

“…每年都会在河里死那么几个人,你们就是不听。”薛逸无奈地回道。
“没办法,太热了,扇子不起作用。”吴桐扬起嘴角,心情很好地笑了笑。

“你真是…”薛逸也只得笑。

阳光照下,映出那些最珍贵的岁月。

02
【放学后】

“你说如果在很空闲的一天,搭上一辆大巴,然后从起点站坐到终点站,最后又坐回起点站。”他顿了顿,“看看这座我们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感受因路途不平坦的每一寸颠簸…”
“等等等等!打住打住”坐在他对面的人轻轻敲了敲他的脑袋,“虽然很不好意思打扰你的想象…好吧我承认这个想法挺迷人的就是…嗯…有点奢侈。”说着,他从那张小木桌前站了起来,随手拎上了自己的书包。

“今天还是走回去?”

“嗯,可以节省点路费。你呢?”

“和你一样吧,反正顺路。”

从学校到家大概要走两三个小时。对于每周都要走上那么一两趟的人来说算不上远。

吴桐一边踢着小石子一边走着,薛逸将双手随意地放在裤兜里,侧着头看向旁边河里他们的倒影。
薛逸比吴桐高上那么七厘米吧,一高一矮并肩走着。

“说来你如果明年没考上还复读吗?”

小石子一下子偏离了轨道,“啪”的一声落进了河里,溅起了一阵水花。

“啧。考不上就再读一年吧,再考不上就回去找个工作。”吴桐咧了咧嘴,稍显烦躁地挠着后脑勺。

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聊到开心的地方就大笑几声。
他们经过了一户又一户的人家,碰见认识的就友好地打招呼。
他们穿过了一条又一条的小巷,脏兮兮的野猫舔了舔爪子,一跃就不见了影儿。

“下周见啊!”

“嗯好,再见。”

吴桐比薛逸的家稍微近点,所以薛逸还要一个人走一段路。
吴桐站在家门口目送薛逸走远,小路上扬起的灰尘在阳光下是金色的,而那人就在一片金黄之间,树林子的阴影映在他身上,深深浅浅,朦朦胧胧。

“吴桐!去挑桶水!”吴桐听见自家母亲正呼唤着自己,急忙边跑边答应着。

——“来了!”



阅读须知:这是属于两个年轻人的故事,大概就是两个人接到杀人委托遇见之后发现“怎么这么巧”然后果断放弃委托一起喝喝下午茶回忆过去的事情?

00
【下午茶】

四点零五分。

“嘿,伙计。你迟到了五分钟。”坐在沙发上的人低头看了看手表,听到那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停在了他的跟前。他不紧不慢地放下报纸,站起来想与对方握手。

接着他就借着窗户外洒进来的灿烂的光看清了来者的那张略带惊讶的脸,他也就在那三秒钟内将刚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

——“…见鬼,我是想着多久和你来喝杯下午茶,但没想到是这种时候!”
吴桐有点激动地用手在空中比划着,“我没想到这么巧,恰好就碰见了我认识的唯一一位'薛先生'!哦,我的上帝。我想我得给我的朋友通知一下,请稍等。”

一旁的服务员走过来,正想问这位先生需要点什么,不料听见对方又在絮絮叨叨地打电话说着什么,看起来打完那通电话还需要点时间。

“一杯维也纳咖啡,谢谢。”

回答他的是坐在沙发上继续悠闲地看报纸的薛逸,他礼貌地说着顺便附上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咖啡散发出的浓郁而又纯正的香味弥漫开来,柔软的鲜奶油在舌尖一点一点地充斥着你的每个细胞,那感觉实在是棒极了,就像踩在洁白的云朵上。

吴桐吮了一口后发出不绝的赞叹声,朝坐在对面的薛逸眨巴眨巴了他的眼睛:“现在我们可以好好地享用下午茶了。”

“早知道是你,我就不接受这个委托了,我可不希望我的顾客会给我一个差评。”薛逸无奈地耸了耸肩,“不过那差评或许已经在路上了。”

“别急别急,我回头想办法帮你把那个差评撤销了。我这边也不好过啊。”吴桐笑嘻嘻地说,“瞧那边的屋顶,我可爱的搭档在烈日下白白等上了这么几个小时,虽然有那把他珍爱的狙击枪陪伴,不过我不认为他现在很开心。顺带一提,我刚刚打电话是去告诉他可以背上他的装备先走了,顺便哄了他一会儿。”

“不说这个了。”薛逸用指关节轻轻敲了敲小木桌,示意他可以停下这个话题了。

“嗯。”吴桐点点头,“好久不见了。最近还好吗?”

01
【回忆录】

深秋的风已经带上了点冬天的味道,落叶在风中翻滚,最后铺在了大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从叶子上碾过,那清脆的声音就悄悄地被弹奏出来。

那扇门紧闭着,门前有位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年轻人提着公文包规规矩矩地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虽说是“条条大路通罗马”,但西街的所有支路中的确只有一条可以通往这里,路在这家看着不起眼的小店子就到头了。

啊,当然,这小店子本身也够普通的,不是什么地下组织接头处。这我得提前说明一下,所以别期待会发生什么激动人心的事儿。

——这里是吴桐的店。书店。

“先生。”吴桐有些疑惑地走近,毕竟他这店可不怎么受欢迎,“抱歉,请问…?”

“你好。”年轻人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我在等这家书店开门。”

“这样啊。”吴桐赶紧从背包中取出了一串钥匙,熟练地找出其中一把打开了门,“不好意思久等了,来我这儿的人大多都是老顾客了,他们知道我这…额…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总是比其它店子开门的时间晚。”

“没关系,我也没等多久。其它书店都没有找到那本书,他们推荐我到这里来看看。”年轻人踏进了这家并不算大的书店,他嗅到了书店里一股淡淡的巧克力奶茶的味道。

吴桐把灯打开,灯发出了明亮而又惨白的光,照亮了书店的各个角落。
“如果先生说的是一抢而空的最新杂志,我有一年没有进货了。一年前没卖完的在最后面的架子的最下层。不过那是留给我自己翻的,在极其无聊之时。”吴桐将桌子上还有一点残留的奶茶的塑料杯扔进垃圾桶,笑道,“但如果先生是要找西方名著,我想您已经看见它们了。”

“不。”年轻人在第一排书架前停留了一会儿,但显然他对西方名著并不是特别感兴趣,“我想找的书,它的作者不太出名,所以书也算不上畅销。”

“我知道了,怪不得先生要来我这儿。”吴桐抬起手向角落指了指,“呐,它们在那边。”

“谢谢。”年轻人看起来有些开心,迈着轻盈的脚步便往那边走去。

吴桐转过身打开了桌子上的电脑,带上了耳机。桌子下面冒出来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那是吴桐的狗,不是什么泰迪犬,狐狸犬或是其它,就是一只小土狗。

“早啊大黄,昨晚睡得怎么样。”吴桐伸出一只手揉了揉那条被称作“大黄”的狗,温柔地问道。

大黄蹭了蹭他的小腿,发出一声低吼。
“我知道,我知道。”吴桐笑着,好像真能听懂大黄在说什么似的。不过实际上他知道大黄是在提醒他,至于提醒什么嘛…

——“不过他并不会拿那玩意儿对准我,不是吗。”吴桐抿了抿上嘴唇,自言自语,“那太俗套了,也太愚蠢了。而他是个不错的人。”

那轻快的脚步声又响起了,吴桐能感觉到他停在了自己面前,于是他摘掉了耳机。
“共计五十元,谢谢惠顾。”他看了看书的封面,那表情活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先生也喜欢这位作者?”

“是。我很喜欢他的文字。”年轻人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五十元整的钞票,递给吴桐。

“嘿,真巧,我也是。”吴桐扬起了嘴角,“我叫吴桐,我们交个朋友吧?”
这句话说得那么突兀,但是又没什么不对劲的,他的语气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
其实吴桐的内心还是有点紧张的,好不容易遇见了有着一致品味的,年龄相仿的同行的人,他想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

年轻人愣了愣。吴桐有些挫败感,果然太唐突了吧。

但随即的那句话让他打消了一切顾虑。

“好啊。我叫薛逸。”

END.

某柴:其实后面得再跟几个故事才能让贰部分完整地衔接上,然而,嗯,我懒。【???】
人物性格与真人无关,要不能ooc几条街了,就是想写写这些故事。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

© 吴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