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应.

这儿丢一些随笔。正文在川儿那边。

【NYSM/MJM无差】THE JUDGE

cp:Merritt/Jack/Merritt无差

阅读须知:
这是一篇AU文,一发完。设定是图书馆工作人员Jack和并没有提到是什么的普通人Merritt。总之就是,没有魔术。
前面的数字并不是章节数,是Jack与Merritt认识的天数,大概这样xxx
这儿的文笔渣到一种境界,大概ooc了吧xxxx故事情节空洞无趣xx总之慎戳!qwq

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欢迎指出!以上!能接受的话——食用愉快!w【比心】

003

“嗯…《沉思录》…放在这儿。”Jack的手指划过书架,停留在有一小块空缺的地方,确认了一下编号无误,便把书放上了架子。



窗外是大雨倾盆,白雾弥漫,什么也看不清,只能听见外面密集的雨声像花一样绽放,一颗颗雨滴汇聚在玻璃窗上又迅速地流下。
雨季就是这样。图书馆里也显得阴沉沉的,暖色调的灯光在这时却显得惨白。

窗边从左往右数的第二张木桌前坐着一位戴帽子的中年人。
今天是Jack第三天看见他了,他每天下午三点整来,四点离开。当然,也不是一贯那么准时,比如说今天。
或许是大雨耽误了吧,Jack心想。他一只手保持着放书的姿势,头却向男人的方向偏去。



男人大概是察觉到了那长久停留在他身上的视线。人的第六感总是很准的,不是吗?他缓缓地抬起头,侧过身,目光在空中与Jack的相遇。

“额…我很抱歉,先生。”尽管对方的表情丝毫没有表现出不悦,但Jack觉得盯着别人看实在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自己说不定已经在对方心里留下了一个不好的第一印象。他有些挫败地垂下了脑袋,有种搞砸了一切的感觉。


“Merritt。”

男人的声音里隐藏着低低的笑,如果不是在图书馆,说不定他已经笑出了声——那窘迫的表情太有趣了。

【——嗯?】

Jack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抬起头。他这才注意到男人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像是一片大海,里面还藏着条条游鱼。

雨默默地下着。



008

自从知道了男人的名字后,他们也就那样自然而然地熟络起来。

Merritt是个很有意思的人,Jack觉得。在他工作空闲的时候通常会选择坐在Merritt的对面,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Merritt的话也很有意思,虽然他话里的幽默成分大部分都…嗯…Jack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但是Merritt很少谈起过自己的故事,这点让Jack有些郁闷。但想想看,你会对一个只认识了几天的人说些什么?Jack自我安慰着。

“嘀嗒”。

“嘀嗒”。

“嘀嗒”。

【3:00  p.m.】

“哦,我的上帝。我发什么呆呢…?”Jack一脸无奈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开始投入到整理书的事情中来。他感觉到自己有点焦躁不安,他不知道为什么。

“嘀嗒”。

秒针的声音像是被无限放大,清楚地传入Jack的耳里。

“嘀嗒”。

“嘀嗒”。

……

Jack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觉得他现在想揍人。因为他无法静下心来干他的工作,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嘀嗒”。

……

…………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响起,那钟表转动的声音也随之被埋葬。



Merritt依旧戴着他的帽子,脸上挂着那副让人猜不透真假的笑容。他还是在那张桌子前坐下,轻轻地敲了敲桌面。

“可以帮忙把我上次看了一半的那本书拿过来吗,小家伙。”

“当然。”Jack暂时放下了那堆还没还原的书本,迈着轻快的脚步向另一个书架走去。他没记错的话,是《弗洛伊德与荣格》。

Merritt听出了Jack话语中的雀跃,他笑了笑,看着Jack的背影,小声说道:“嘿,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现在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只小鹿Bambi。”



011

离闭馆还差三十二分钟,闭馆前一小时就不会允许人进来了,但是Jack还是往大门的方向望去——Lula略带担忧地正看着他。

“Jack,你就在刚刚的十分钟里看了不下二十次手表。如果你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我想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Lula!我真的…”虽然Jack百般解释,但还是被赶了出来,啊没错,被赶了出来。

“…我真的没事,我好极了。”Jack叹了口气,把被大门关上的声音打断的几个字吐了出来,有气无力地靠在了门上。


【今天Merritt没有来。】

【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还是他…看出了什么?】



015

Jack觉得世界末日不远了。

Merritt这几天都没有再来过,而Jack也很快就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了。

他看了一眼胸前别着的工作证。



有点无聊。



019

又是一天的,三点整。


Jack习惯性地看了眼手表,嘴里嘀咕了句什么,便把脑袋埋在双臂之间,昏昏睡去。





Jack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我记得我在图书馆里的?然后…睡着了?】

他伸出手摸索着道路,踉踉跄跄地前行着。

【是梦吧。】

忽然,手触碰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应该是门把手。Jack暗自想到,轻轻拧开了它。

从门缝里冒出一丝光亮,接着,Jack听见了人们的欢呼声和鼓掌声。听起来人还挺多的?他凑到门缝边,向外望去。

外面是一个很大的舞台,白色灯光直直地照射着舞台中央,那里站着的四个人显得是那样耀眼,有一人正喊着“女士们,先生们”,话筒扩出来的声音向四面八方传播着,大概是刚开场。


【等等…!那小伙子长得和我挺像的…?】

【站在他旁边的…Merritt?!】

Jack又眯起眼仔细地看了看,的确是自己和Merritt没错。

【这个梦真有趣。】

他看着那俩人的背影,露出了一丝羡慕的神色。



——“你该回去了,有人在那边等着你。”

他听见背后有人淡淡地开口说道。

“谁?”

他下意识地转过身,全身肌肉紧绷起来。




那人没有再回答他,像是忽然人间蒸发了一样。门在不经意间合上了,外面的喧哗声也随之消失了,安静得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脚下的石头有些松动,他坠入了一片深渊。







直到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将他从遥远的梦境中唤了回来。
那个梦是那样真实,他的心脏在胸腔中猛烈地跳动着。

他深呼吸了一口,慢慢地抬起头——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





【Merritt?】

【Merritt!】



“好久不见,Jack。”Merritt笑道,“瞧你那表情,像是要把我活活吞下肚似的。我欠你什么了吗?”

Jack没有听见一般,用右手压住Merritt的后脑勺,眼中那复杂的情绪都快溢了出来。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他就不顾一切地吻了上去。

【Merritt。】



000

【3:21 p.m.】

窗边从左往右数的第二张木桌前坐着的那个男人吸引了Jack的注意,毕竟很少有人在室内还会戴帽子的。

细碎的阳光像精灵一样在他的帽沿上跳动着,大片的阴影使Jack看不清帽沿下的那张脸。


Jack眨了眨眼,收起了他的好奇心,开始了他的工作。



END.

本来想写几个注释但是感觉…又没啥好写的x

修文好痛苦,我整个假期都不想再码字了懒【。】修出来又不满意我我我【躺x】

如果可以的话!不要脸地求评论!

感谢看完这篇文和我的废话的你ww







评论(15)
热度(20)

© 吴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