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应.

这儿丢一些随笔。正文在川儿那边。

【NYSM/MJ】THE JUDGE 后续

cp:Merritt/Jack
*这篇后续好像不怎么像无差了x于是就是这样辣。其实我吃大叔受,但是我写不来【躺x】。
一句话Daneil/Henley

阅读须知:
1.一定要仔细看阅读须知qwq.
2.这篇是上次那篇AU文的后续,刚丢失了图书馆工作人员这个工作的正在找工作的Jack和…这次因为内容需要而准确地定位为心理咨询师的Merritt。
3.总之还是,没有魔术,没有魔术,没有,魔术。
4.大概会有ooc,情节空洞无趣,文笔渣,以对话为主的同居生活日常。慎戳。

以上,如果能接受的话,阅读愉快哟。




“Whatever our souls are made of,”Jack停顿了一下,看着逗号后面的词“his”,犹豫了一会儿便继续读了下去,“yours and mine are the same.”
念完这句,他又故意停住了,而且似乎没有继续往下读的意思。他偷偷瞥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正在看日报的Merritt。

“…好吧,你是在等我的评价吗。嗯…《Wuthering Heights》?品味不错,浪漫的年轻人。”Merritt把手中的报纸放了下来,端起浓浓的现磨咖啡吮了一口。


晨间的空气里浮动着令人愉悦的气息,鸟儿的叽喳声,扑朔翅膀的声音在窗外响起。不远处的红绿灯上显示着“32”的数字,并在随着秒针的转动而不断减少。

这标志着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Merritt没有听到Jack继续搭话,侧过头去看见对方微微皱起的眉头,认为自己搞砸了什么,思索了一会儿,露出一副受惊了的表情:“我不认为你是想读给我听?”

“见鬼,我看你天天泡图书馆,觉得你可能喜欢这种句子?”Jack把书合上,随意地丢在桌上,“亏我还仔细地挑了十几本书仔细翻读,才有了我刚刚读给你听的这个。”语毕,他无奈地耸了耸肩。

“我大都看的心理学名著,你帮我拿了那么多次书,难道不知道?你别告诉我弗洛伊德是浪漫主义文学家。”Merritt哭笑不得地看着他的男友,也没有了继续看报的心思,只是搂过Jack的腰,在他脸颊上留下了一个吻,“而我们这种老年人,或许需要一些实际点的东西,你觉得是这样吗,我的男孩。”

Jack拿起那本快被遗忘的书轻轻地拍了拍Merritt的脸,忍住了想要翻一个白眼的冲动:“我想快到了你的工作时间了,老年人。”

“…操。我得出发了。”Merritt看了一眼时间,不得不站起来整理起衬衣领和领带,最后再品了一小口美味的咖啡,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出了门。他还不忘向仍坐在桌边享受早餐的Jack扔了个不满的眼神。



幸福是在对比中产生的,这句话好像真没错。Jack心满意足地咬了一口薄煎饼,想到。

“如果不用写那该死的简历,大概会更美好。”Jack嘟囔着。








待Merritt回来的时候,已经离早餐时间过去了三个小时,简单地说,距离午餐时间更近了。

“怎么样,今天的工作?”Jack正坐在电脑前想他的简历,双手放在键盘上,看起来没什么思绪。

“老样子。今天来的Henley小姐身材很辣,为单调的工作增添了一份必要的色彩。”Merritt弯了弯嘴角,“她给我讲了讲她的烦恼,关于她的控制狂男友。”

“哦,情感问题。听起来挺有趣的。你给了她什么建议?”Jack暂时放下了简历,转过来对上了那双让他为之着迷的眼睛。

“心理咨询师得和求助者共同讨论从而得出一致建议。”Merritt耸了耸肩,“如果不是在工作,我会直接建议她和她男友分手。换作是我,我可受不了这个。”



那双眼睛比起第一次凝视它们更有着无与伦比的魅力,深邃而又神秘,透出星星般的光彩。仿佛什么都瞒不过他。怎么会有人抵得住这样一双眼睛呢?Jack觉得没有人能抵得住。



“…你和她说话的时候会直视她的眼睛吗?”Jack没来由地问了一句。

“…嗯?难道你希望我的目光徘徊于她的大腿与胸部之间?”Merritt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好笑,他似乎还想象了一下,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前凸后翘的线条,才说,“真是个好主意,我下次试试。”

“…如果我信教的话,我一定会问上帝,他为什么会给一个秃子这么漂亮的眼睛。”Jack自动过滤掉了Merritt的玩笑,说道。

“信徒不会问上帝这么愚蠢的问题。”Merritt走过来站在Jack身后,忽然反应过来“…等等?刚刚你夸我眼睛漂亮?”

“不,我说你是个秃子。”Jack撇了撇嘴,决定不再理会他,于是又开始对着电脑屏幕发呆。哦,那令人讨厌的简历!

Merritt笑了笑,默默地将刚刚那番话记在了心里,把手环在Jack身前,下巴抵在他的发旋上。

“在写简历吗,我看看……”Merritt缓缓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声响起,“嗯…你好像还有一个特长没写到,它会为你的形象加分。”

“什么?”Jack自然而然地追问着,看在工作这件大事上。


“你有一个完美的屁股。”像是为了证明一样,Merritt还捏了一下Jack的屁股,“相信我。”

“……滚。”Jack将那只不安分的手拍掉,从椅子猛地上站起来,“走吧,出去吃饭。我请客。”





正午的阳光像是一群金黄色的蝴蝶在翩翩起舞。落叶就和碎掉的纸片一样被风卷走。这个时候路上的行人不会太多,而我们故事的两位主角就在这条路上不紧不慢地走着。

高一点的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穿着一件驼色的大衣。矮一点的穿着宽松的体恤,双手悠闲地插在裤兜里,脸上是比阳光还要温暖的微笑。


【 Whatever our souls are made of.】
无论我们的灵魂是什么做成的。

【 yours and mine are the same. 】
你的和我的,都是一模一样的。

END.

*文章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摘自《Wuthering Heights》,原句是“Whatever our souls are made of,his and mine are the same. ”

*心理咨询师和心理医生在我心中是有区别的。我对于心理咨询师并非有多了解,描写可能会出现错误。

*弗洛伊德原名是,西格蒙德 弗洛伊德,是奥地利著名的心理学家。至于为什么选择弗洛伊德,是因为正文有提到《弗洛伊德与荣格》。

*感谢风霖小天使,没有风霖的鼓励也不会有这篇后续。

*欢迎同好加入MJM无差cp群,群号是 551444504

*感谢看完我的文与废话的你!【比心】








评论(8)
热度(6)

© 吴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