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应.

这儿丢一些随笔。正文在川儿那边。

【叶乔】我家有只猫咪

cp:猫叶x作家乔
阅读须知:除了叶乔之外的一切都是友谊向,叶吴是超级友谊向!!!
ooc,ooc,ooc。小学生文笔。如有不对劲的地方欢迎指出。

望食用愉快www。【比心。】





0.

传说中,猫有九条命。

当猫决定了自己一生的主人并且他们心意相通后,我们可爱的小猫咪就会在那个人身上留下烙印,这个时候,他们就只剩下最后一条命了。

啊,是的,他们。

当猫的修为足够之时,他们就能化成人类,和普通人没
什么两样。

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传说是真是假,或许只是某个无聊的作者在无聊的时候胡乱遍出来的吸引小孩子的谎话罢了。


只有猫儿们自己知道。




1.

乔一帆家有一只猫。

那只猫是乔一帆在一个雨夜捡回来的,虽然猫当时已经浑身湿透,但是朝乔一帆走来时,他还是能感受到一种威严。猫的眼睛是琥珀色的,浅浅的,阳光落进眸子里时像秋天的枫叶,带着猫本身的懒散。

由于猫并没有显得任何落魄,仰着头,像是天生的王者,乔一帆觉得猫是有主人的,也没有收养他的打算。倒是猫自己主动跟了上来。

猫洗干净后的毛是深灰色的,能灵敏地躲藏在黑暗之中。所以乔一帆给他取名为“灰子”。



“灰子,英杰家的阿黄这几天要暂住我们家里,你要和他好好相处哦。”某天,乔一帆揉着灰子的小脑袋这样说道,好像他能听得懂一样——好吧,他确实能听懂。

窝在床脚的灰子慢慢站了起来,看见了门口那只被称为“阿黄”的猫。

逆光中,只能看见阿黄的轮廓,瘦瘦的身子,细细的绒毛闪着金色的光。待他走进屋里,那强光才渐渐退散,灰子眯起眼睛,终于看清了那所谓的“阿黄”。



【…这猫看起来挺眼熟啊。】

灰子撇了撇嘴。




2.

高英杰家也有一只猫。

猫的毛是黄色的,带点浅棕,就和那种普通的猫是一样的,但是与众不同的是,他有一双漂亮的翡翠色的眸子。

那眸子着实美丽,淡淡的,冷冷的,看不出什么情绪,像是绿色的湖水,或是大山上的深林,谁也看不出里面埋藏着什么。

但美中不足的是,他的两只眼睛大小有点不一致,有一只比正常的要略微大一点,不过若不是仔细看,也不是特别明显。



可惜他遇见了一个取名废的主人,和一个同样取名废的主人的朋友。

“阿黄…这个名字怎么样!刚好和我家的灰子凑一对!”乔一帆看着猫,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

“好啊。”高英杰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浅笑,对这名字举双手赞成。


猫低沉地叫了一声,似乎是为了宣泄自己的不满,但是那两人儿自顾自地开心地聊着,周围洋溢着融不进去的粉红泡泡…?阿黄用爪子揉了揉眼睛,哦,大概看错了吧。




“我这几天出去旅游,阿黄就拜托给你啦。”高英杰把阿黄抱下汽车,“麻烦了,一帆。”

“不麻烦,不麻烦。”乔一帆双手接过高英杰怀中的阿黄,顺了顺毛,“你放心地去玩吧,旅途愉快!”

阿黄目送着高英杰的车子离开,看见他还在车窗边不舍地往后望,也挥了挥爪子向他道别。

待那辆越野车完全消失在他的视野中时,他跃出乔一帆的怀抱,带着几分好奇走进了屋子,他看见一只灰色的猫从暗处也向他走来。


待他看清那是谁时,他有些欲哭无泪。

【英杰…我好像有点想你了…。】




3.

“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看招!五指山大法!”

天空中出现了一个深蓝色的漩涡,紧接着,一座大山从天而降。他试图用双手举起它,但是无济于事。山上贴着一张泛黄的符纸,上面写着的是鲜红的咒。

他被压在了那座传说中的大山下无法动弹,胸口传来真实的疼痛,那最后一口呼吸像是也要被掐断了。

他带着今世的回忆,自嘲般地笑了笑。终于,他闭上了眼睛。











“啊——哈——!”




乔一帆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照了进来,地板上铺着一层暖色调的光。米白色的墙纸安静而美好,聆听着来自大自然的乐曲。

而害他做噩梦的罪魁祸首——阿黄正趴在乔一帆的胸口上睡得香甜。毛茸茸的小爪子搭在乔一帆的肩膀上,弄得他痒痒的。

乔一帆自然也不好意思怪罪于可爱的阿黄。怕打破了阿黄甜美的梦境,他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


“喵……!”

灰子这时大概是醒了过来,他忽然从床脚一跃而起,跳到了柔软的小床上,硬生生地将阿黄托走了。阿黄睁开朦胧的睡眼极力反抗,俩猫打成了一团。

乔一帆欣慰地感叹着灰子和阿黄相处得真的是非常非常友好。

“早就让英杰不要担心啦,这不是挺愉快的吗。”他微笑
着拍了拍手,从床上坐起来,开始了新的一天。





4.

门“吱呀”一声响了,屋外就是人来人往的大街,路边早点的吆喝声也飘进屋中,伴随着蒸好了的包子的香气。然后就是上班族的脚步声,女人高跟鞋的声音尤其突出,像是某个尖锐的音符。

灰子摇了摇尾巴,懒洋洋地向屋外走去。

“嗯?阿黄不和灰子一起出去走走吗?”乔一帆坐在书桌前,一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转着笔。不一会儿好像有了什么想法,转过身在身后的木制书架上找寻着。


阿黄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门前。以他的视角,大概只能看见女人的黑色丝袜和男人的西裤裤腿?


过了一会儿,一阵敲门声响起。

“诶,叶先生,好久不见啊。”乔一帆将一本厚厚的褐色封面的书放到桌面上,抬头见着来人,笑道。

门外站着的叶修穿着一身休闲装,左手拎着一个卡其色的纸袋子,里面装着的是新鲜的,沾满水珠的苹果。他冲乔一帆礼貌地打了个招呼,一边将提着的果子递了过来:“才去后山摘的。尝尝?”




阿黄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总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啊。】



“谢谢叶先生!”乔一帆拿起一个苹果啃了一口,邀道,“叶先生进来坐坐吗?”

“不用了,我等会还得去趟杂货店。”叶修像是不经意间瞟到了门口的阿黄一样,对乔一帆说道,“啊,我认识它以前的主人,这可真巧。嘿,王大眼儿,还记得我么?”他蹲下身来,空出一只手来逗阿黄。

“咦…原来是这样吗。它是我朋友家的猫。”乔一帆又啃了一口苹果笑道,但是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不知道是不是一边吃东西一边说话而被苹果噎住了。




【…………】

阿黄想静静。





5.

“knock,knock”。

乔一帆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位优雅的男士,穿着黑色的西装,衬衣领都不见一丝褶子。引人注目的是他的那双眼睛,天啊,简直和阿黄一模一样。乔一帆想着。
当乔一帆第一次看见阿黄的时候,就为这双眼睛惊叹了不下十遍,当它们出现在一位男人的脸上时,他觉得现在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了。

“你好,我叫王杰希。嗯,我是阿黄以前的主人,英杰说它暂住在你家。”王杰希简单地自我介绍道。

“额……抱歉,是这样的,先生。阿黄它和我家灰子出去了,大概还晚点才会回来。请先生不要担心。”乔一帆连忙应道。

“没事。我能进来坐坐吗。”王杰希看起来完全不在意。

“当然可以!”乔一帆侧过身让他进屋,并拉上了门,“先生是喝白开水吗,还是来杯橙汁?”

“白开水就好,谢谢。”王杰希笑道,碎光落进他的眼眸中,仿佛世界都在里面流转。

乔一帆看入了迷,直到王杰希疑惑地看着他,他才反应过来。他挠了挠脑袋,有些慌乱地跑过去找玻璃杯。




“先生认识一个叫叶修的人吗?”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他开口道。

“…不认识。”王杰希毫不犹豫地否定了。

“那…先生。”乔一帆满脸通红地,鼓起勇气说道,“请问…请问…”

“嗯?没事,问吧。”王杰希鼓励地看着他,道。







“请问阿黄是您…亲生的吗?”




6.

已经傍晚了,街上的路灯亮了起来,路上的行人也渐渐变少了,这座小镇也到了休息的时候了。但是灰子却还没回来。

乔一帆很着急,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双手撑在膝盖上,身子微微前倾,目不转睛地盯着大街。

阿黄倒是一点也不担忧的样子,安静地躺在一旁。




叶修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他双手插在裤兜里,朝他们走过来。

“嗨,晚上好,一帆。”

“晚上好,叶先生。请问你看见我的猫了吗?”乔一帆焦急地问道。

“我正想说呢,我刚刚看见它在那边的屋顶。来,我带你去。”叶修向乔一帆伸出了手,后者则紧紧地将其握住。

阿黄看见叶修朝自己眨了眨眼睛,就带着乔一帆走了。

【这家伙,又搞什么。】








他们爬上了屋顶。

那栋楼的屋顶正好处在中心位置,可以看见小镇的全貌。街角的花店,路上的梧桐树,交织相错的巷子,还有对面那家人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那晚的夜空难得可以看见很多星星,有大有小,静默地闪烁着,点缀着平凡的黑夜,仿佛是要见证什么的发生。

叶修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乔一帆的背上,轻轻地捂住了乔一帆的眼睛。待他将眼睛睁开时,灰子就那样凭空出现在他的眼前,而叶修却不见了。

灰子还是像乔一帆刚遇见他的那晚上一样,缓缓地走来,带着不可亵渎的骄傲。

然后他摇身一变,叶修又站在他面前,勾着嘴角,望着他。











“你们都是猫吗?”乔一帆也没有太过吃惊,“你,还有王先生。”

“也不全是。我有一个老朋友,是一匹狼,但是因为这边气候不太适合他,他去了遥远的北方。真想再见见他呀。”叶修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烟,“介意我来一根吗。”

“完全不介意。”乔一帆说道,“狼啊…听起来真酷。”

“嗯,他是特别的。”

叶修抽出一根烟点上,这点星火在晚上竟显得温暖而宁静,可以和满天繁星作比。
他缓缓地吐出一口烟圈,随着风在空气中散开。乔一帆能嗅到那股香烟的味道。




叶修低下头,吻了吻乔一帆右手的手背。



乔一帆偷偷地红了耳根,他看见自己手背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灰色图案,却又像一滴墨水一样慢慢浸入皮肤,最后消失不见。

“原来传说是真的啊。”乔一帆轻声说道。

“当然。”叶修将烟头碾灭,那星火便隐没在了黑暗中,“走吧,时间不早了。该回家了。”

他转过身,看见了一个人托着行李箱。那个人好像消瘦了一点,叶修能看见他的下巴上还有胡渣。

叶修没有问他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他总能带给自己惊喜,以前也好,现在也是。













“老吴,咱们几年没见了来着?”

“记不得了,三四年吧。”










真好。

END.


*最后是私心,因为实在是太太太太太太喜欢雪峰大大了。
*就是梦见大山然后醒来发现是猫的灵感来源于一个短漫,因为是好几年前看的了,实在记不起名字。如有谁知道麻烦告诉我一下,我好标明,谢谢www。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1)
热度(33)

© 吴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