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应应应应.

这里丢一些随笔。正文在川儿那边。
头像出自叶清域之手。
梦想成为更好的人。
搁笔一年,眼下只想好好学习。
向往南京大学。
2019年高考后回来。

于2018年6月.

“早上忘买菜了,你想吃什么,我在外面打包给你带回去。”她歪起脑袋用肩膀夹住手机,两手在裤子兜里摸出了几张皱巴巴的钞票,“五,二十五…五十!应该够了。”
“咖喱饭吧。”清冽的女声在她耳边响起,像是小碎冰一样缓解了她满身的燥热。她闻了闻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汗味,皱起了眉,一边想着回去一定要先冲个凉,一边不忘回答道——“好咧,那我先挂了哦。”
“喂,等等!”那边却忽然提高了音量,“问你个问题。”
“嗯?”她拐了个弯,朝街角那家快餐店走去。看起来现在正是饭点,里面应该拥满了人。真热啊。她嘀嘀咕咕道。讨厌的夏天。
“你说,扬到底爱不爱杜拉斯。”
“这都是些什么问题啊,我怎么知道他爱不爱她。”她笑对面的人莫名其妙,但对方却不知为何较上了劲儿,让她说说自己的主观看法。
都说醉翁之意不在酒,李晓颜,你那点小九九我还能不明白吗。她站在店门口,敷衍般地说:“这儿吵得很,等我回去再说吧。”然后就迅速挂断了电话。
说起来,方雯迟和李晓颜的关系,就掺和着点扬和杜拉斯的味道。非要说是情人吧,也算得上,喜欢或许有,爱就说不清了。有时方雯迟觉得自己更像是李晓颜请来的保姆,她负责把李晓颜照顾得好好的,杂七杂八的家务活一把包揽,而李晓颜付给她点小钱充当工资——其实这些钱是鼓励她这个无人问津的十八线歌手在外面包个小场地开演唱会的。
所以话说回来,李晓颜只是拐了个弯问她爱不爱她。爱不爱?这个问题可以和“妈妈和爸爸如果离婚了,你跟哪个”并列排在她最讨厌的问题排行榜的第一位上。有些问题不适合问出来,也不可能有真正的答案。她完全可以面不改色地撒谎,做出深情款款的样子说我爱你,要是她手头正好宽松还可以买束新鲜的玫瑰花营造个浪漫的气氛,但这又有何意义呢。
就像扬到底爱不爱杜拉斯一样,这个问题这么多年来,也没被人们讨论出什么名堂。
方雯迟觉得她俩的关系没有爱情那样深厚,是有原因的。性格不合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李晓颜脸上有一块小时候烫伤后留下的疤。那块疤的面积可不小,占了她四分之一的面庞,乍一看就觉骇人,细细一看也只有头皮都麻了的份。
当她们还是第一次碰见对方时,方雯迟就被吓傻了。那时她兜里的钱不小心掉在了地上,李晓颜本着拾金不昧的精神,赶紧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弯下腰捡起那张面值二十元的钞票,小跑前去戳了戳方雯迟的后背——“那个…你钱掉了。”
哇,这年头居然还有这样的好孩子。方雯迟正想转过头笑着道谢,结果这猛一回头,只看见一块像是血凝固了很多年的黑红色,活像那些鬼片里的狰狞面孔。刚刚向上扬的嘴角以极快的速度耷拉下来,连嘴里叼着的那根软中华也直直地垂落,啪嗒一下掉在地上——靠,我还没抽几口啊。她回过神来的第一反应就是惋惜那根很贵的烟,而后才急忙给对方赔了个笑脸,接过钞票,连声说谢谢,谢谢了啊。
很久以后,方雯迟才敢问:“你那个伤疤是怎么来的唉?”
“忘了。”李晓颜淡淡地回答她,好像根本就不在乎这码事儿似的。但方雯迟知道,她在乎得要死,谁会忘记这种毁掉自己半个人生的事?只是还没有真正走出来,所以不愿提起罢了。
就这疤,有时也会成为方雯迟的噩梦。真是肤浅,不就是一块疤吗?——那是你没见过,没见过的人不配说“不就是”。方雯迟脑子里正和虚构的路人甲在打架。谁会愿意去亲吻这样一张脸?光是想到嘴唇碰到疤痕时那触感,方雯迟就不寒而栗。
当初为什么在一起来着?方雯迟陷入回忆的时候,她已经提着饭盒子站在家门口了。咚咚咚敲门三下,然后听见拖鞋踏在木地板上的声音,由远及近。
门开了。李晓颜没有立马让她进来,也没有伸手接过饭盒。她两手撑着门框,直勾勾地盯着方雯迟,开口问道——“所以呢?”
“…什么?”
“所以扬到底爱不爱杜拉斯?”
“哈哈,你怎么还记着的,我都忘了。”她确实是忘了。瞧见李晓颜那带点委屈——当然,还带着那块巨大疤痕的小脸,她重重地吐了口气,“这个嘛…”
她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方雯迟想起来了。好像是个下雨天,李晓颜穿着一条无袖的碎花长裙,戴着一次性口罩遮住半张脸,闷闷地对她说,“难得出来一趟,竟然又下起了雨,怎么万事皆不顺啊——要不我们在一起吧。”
“什么跟什么啊。”方雯迟笑了。
“因为你可以抵消半片天的厄运,抵消一年的坏心情,还有这些该死的梅雨。”她理所当然地说。
那时看不见她脸上的伤疤,眼前就只有一个曼妙的女子。方雯迟素来喜欢烟酒,喜欢正好的年华,还喜欢好看的皮囊。或许那个时候她的眼里看见的不是李晓颜,但是无论如何,她说——“好。”
“爱不爱,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还是挺喜欢你的。”她老老实实地说出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却忘了把主语换成扬,把宾语换成杜拉斯。
饭再不吃可要冷了啊。她想。

@二手市场
很久以前答应你的文。
可能你都忘了,不过好歹我也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另一篇我也惦记着呢,只不过暂时不会写。
直接写出来的,没改过。如有错误欢迎指出。
很抱歉实在写不出纯粹的甜文。
还是希望你喜欢吧。over。

评论(4)
热度(1)

© 吴应应应应. | Powered by LOFTER